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8月號 2019 Aug
封面故事—小人物•達人級-<模型篇>大男孩的異想世界—我的模型歲月,發燒友的樂園
大圖
文/無吾名
 
我是在鄉下長大的孩子,兒時家裡沒錢供我們買玩具,田野間自然成了我們的遊樂園。一天,班上轉來住在都市的新同學,家境優渥的他用的是整套的日本文具,不過最吸引人的,是帶去學校炫富的「超合金機器人」。我們看得目瞪口呆,讚嘆它的出神入化,時而轉變戰艦、跑車或者動物,我們羨慕他有個常去日本出差的爸爸,為他帶回這些神奇禮物,也因此日後影響我成為一個哈日族。
假日時我們到他家作客,他拿日本雜誌介紹最新玩具動態,雖然看不懂日文,但精美的圖片總是深深吸引我們。有時大家結伴去玩具店朝聖,櫥窗內貴不可攀的玩具似乎向我們招手,希望有朝一日我也能擁有這奢侈品。升上國中後,很快結交到同嗜好的死黨,周末的錄影帶時光,觀賞最新的日本卡通,哼唱著根本聽不懂的歌曲。那時市面尚無販售日本雜誌,為了研究最新的玩具情報,我們挨餓省下飯錢請人代訂,國中三年的青春就在這事物打轉。
 

挑戰模型塗裝—失敗的鳳凰號

 
我們買不起超合金玩具,只好轉向必須動手組裝的模型,我們對車類興趣缺缺,只鍾愛機器人系列,當時只是國中生,只覺得組裝後的成品與圖片反差很大,我們不懂如何塗裝,只能讓模型「素顏」登場。有一次店內來了新貨-科學小飛俠「鳳凰號」,老闆鼓吹我們買模型漆,大夥合力買來練習,喜孜孜的用毛筆沾塗料上色,細部地方以牙籤勾勒線條,就這樣…..毀了….這盒新模型,我們氣憤丟掉所有塗料,發誓再也不要學上色。
 

攻略本的加持 技術更上層樓

 
高中後喜歡模型的朋友越來越多,我們自組「模型社團」,有人騰出家中空房當社團的工作室,組員們將模型全集中於此,玻璃櫃內擺滿我們從小到大的戰利品,這裡謝絕外人人參觀,對小孩更是敬謝不敏。很快這裡成為大男孩的秘密基地,一起組裝或探討動漫。有一天我們買到模型「製作攻略本」,才恍然大悟在製作上出現嚴重錯誤,原來我們連基本的工具都缺乏,塗料也分不清楚水性或油性,更離譜的拿香蕉水當稀釋液,不僅破壞漆的微細粒子,還間接腐蝕了模型。翻爛了這本日文攻略本,少許漢字加上圖說,我們揣測專業人士的做法,後來決定交團費,購買更專業的器具,所幸技術上有了極大的突破,不過仍是搬不上檯面,在模型陪伴的日子裡,我們這群大男孩培養出有默契的革命情感。


「台北萬年」模型街 打開國際新視野


離開學校後大家各奔職場,但「模型社團」並未解散,因緣下我們到西門町「萬年大樓」參觀,才得知這是模型迷的天堂。許多店家展出玩家級的作品,專業的改造技巧讓人萬分讚嘆。國內模型玩家主要分成兩大類,一類專攻軍事與車類,另一類專注於鋼彈機器人。模型品牌分「田宮」與「萬代」兩大公司,田宮公司專門專售軍事、戰地場景、汽車….等商品,萬代公司則以「鋼彈」系列商品(含其他著名動漫角色)。兩個領域的愛好者很少重疊,大家的喜好南轅北轍。我們因動漫鍾愛鋼彈模型,它是萬代公司的搖錢樹,從80年代紅到現在,也是從小陪我們長大的長青樹。目前全世界都有鋼彈的粉絲社團,萬代公司每年因它創造200多億的日圓商機(依據2018年統計),可見其魅力所在。由於到萬年大樓朝聖的次數太多,漸漸與店家們熟識,除請教他們專業的製作技巧,也參觀了玩家級的工作室,那段時間非常充實。

 

「GK」模型出現 翻轉傳統市場

 
1984年日本一家小型的模型公司「海洋堂」,突然轉戰模型市場,他們培養出許多「原型師」(又稱模型製作師),出品一系列驚艷的「GK模型」,引起市場一陣騷動,大大顛覆原本的傳統市場。所謂「傳統模型」乃指經過射出成形及可大量生產的模型商品,依照說明書組裝即能完成。而「GK模型」就大不同,它是原型師依照動漫角色或某個卡通經典畫面,以黏土「塑型」後再利用翻模技術複製其商品(以「實心樹脂」與「空心軟膠」兩種材質為主),由於商品均以限量販售為主,所以價格自然不斐。GK模型製作難度較高,需自己動手打磨、拼裝與上色,如果沒有長時間對模型的專研,很難登門而入。GK模型的精密度高於傳統模型,也比較容易改造,成就了其迷人特色。每年日本靜岡縣都會舉辦展售大會,全日本的原型師一展身手,除了吸引廠商前來採購,更是相互切磋的好時機,GK模型的風潮也導致某些人足不出戶的專研,後來衍生所謂的「禦宅族」,就是臺灣簡稱的「宅男」。

 

飄洋過海下單 燒錢又燒時間

 
我們團員也愛上GK模型,當時出國風氣尚未成氣候,也無網路資訊查詢,國內店家販售的價格有如天價,社會新鮮人根本負擔不起,後來我們找到留日的學生代購,大大減低成本。2個月海運的漫長等待,是組員回味無窮的時光。製作GK模型必須有齊全的塗裝設備,也必須花更長的時間來製作,真是燒錢又燒時間。幾年後海洋堂公司又研發出「山口式」可動玩具(可拆、耐摔,價格也平易近人),慢慢地GK模型在臺灣銷聲匿跡,鮮少有人會購買,除非是玩家或收藏來增值。隨著時光飄移組員們成家立業,模型社團逐漸被淡忘,製作模型實在費時又費神,乾脆收藏成品還比較省事。一年後我們轉賣許多限量商品,有些成品讓店家無限期展示,工具、塗料送給有興趣專研的朋友,長達快30年的大男孩嗜好就此畫下休止符。後來筆者也進入台糖這個大家庭,老早忘記這段玩物喪志的日子,現在看到新產品也難起波濤洶湧,孩子出生後曾經視為珍寶的限量品早已被我遺忘,有些作品更難逃孩子的魔掌,紛紛慘遭支解的命運。
 
現在筆者還是會抽空到萬年大樓走走,這幾年玩具市場變化多端,國人出國機會變多,網購相當發達,市場價格更是亂象橫生,許多熟識的店舖熄燈了,只剩下幾間老字號。偶而我也會刻意走進這些老店,穿梭在狹小的走道挖寶,回憶當年大男孩的共同嗜好,如此單純與美好。
 
封面故事—小人物•達人級
編輯室報告
業務特寫
專題報導
專欄
資訊補給站
繽紛生活
  • 買東西
  • 找據點
  • 會員區
  • 住台糖
  • 更多社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