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9月號 2019 Sep
封面故事—隨糖演藝話糖史-



 

考試猶如我們日常打招呼的方式

 
 
文│新營鐵道園區 陳怡文
 
我的導覽師父是園區的幾位資深大哥,他們總是提醒我,面對不同的乘客要以不同的方式來導覽,例如年幼的小朋友,對用字遣詞未達熟識,用對答的方式來進行,並沿途介紹水果與植物,才能引起他們的興趣。如果遇到年長者就盡量以台語表達,多多講述糖廠與地方的故事,不同的族群方法不一。
 
在實習導覽員期間,每次上班前輩看到我就隨機考試,像是五分車軌距是多少公分、標準軌又是多少、八老爺的由來等等。有時我會愣住,羞澀地衝回辦公室拿筆記複習,下班搭車時反覆看小抄,深怕隔天又回答不出來。不過前輩的考試都以輕鬆對答的方式,考題也多元,不熟地方就反覆提醒,考試幾乎成了我們日常打招呼的方式,我覺得非常有趣。
 
記得第一次導覽時,前輩陪伴在旁,提醒我現在該講哪個主題,也建議我講話的速度放慢,字字說清楚,如果花的時間過長,就依狀況跳至其他主題,不一定得照稿演說,因為導覽是靈活運用的。有時表現不錯,前輩立即給予正面鼓勵,幾次練習後慢慢揣摩,現在我已經可以獨立上台,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在面對遊客時,能像見朋友一樣自在,感謝這些前輩的無私教導,讓我的導覽功力進步神速。

 

導覽員就像行走的樹,散播糖業文化的種子

 
文│橋頭糖廠 吳亞璇 
 
成為導覽員並非一蹴可幾,除了熟悉糖廠環境、熟讀資料,觀摩學習更是不可或缺,重要的是還要遇到好的師父來帶領。我的指導前輩有鄭乃綱、謝登尊、洪福車、陳平等幾位大哥,由於擅長領域不同,解說風格各有特色,像是鄭大哥為建築系所出身,對糖廠的整體規劃、風格美學、保存維護瞭若指掌;謝大哥為文化資產人員,瞭解糖廠的古蹟建築、文化性資產、老樹等,還能以五種語言溝通;洪大哥在學時便在糖廠工作,熟悉製糖流程,親切活潑就是他的導覽風格;
陳大哥為環境教育人員,將環境與資源概念融入導覽,讓遊客更加認識環境的重要性。
 
每次觀摩後我總會產生許多疑問,所幸前輩們不厭其煩地回答與教導,更會在工作之餘帶領我探索糖廠的角落,或分享為人不知的典故,讓我獲益良多。每每觀摩時總驚嘆前輩的妙語如珠、信手拈來、旁徵博引,輪到我實際上場,欲仿效前輩卻是尷尬收場,事後反省才領悟這是生命經驗的落差,我雖有導覽的熱忱但是少了親身經歷,應該需要更多的時間歷練,才能形塑出自己導覽風格,幸好來參觀橋頭糖廠的團體眾多,讓我可以用多元的方式表現,讓我這棵導覽小樹苗持續長大,他日開枝散葉,成為散播糖業文化的知識種子。
 

http://www.taisugar.com.tw/upload/images/%E5%8F%B0%E7%B3%96%E9%80%9A%E8%A8%8A%E6%94%B9%E7%89%88%E5%AD%98%E5%9C%96%E5%8D%80/108%E5%B9%B49%E6%9C%88%E8%99%9F/%E5%B1%8F%E6%9D%B1%E8%A8%B1%E6%AD%A3%E9%9C%96

 

亦師亦友,如父親般給予關懷與鼓勵

 
文│屏東糖廠 許正霖
 
我的導覽師父是屏東區處的曾瑞益大哥,記得第一次陪同導覽時,就被大哥豐富知識與解說技巧給折服。每次面對不同年齡層的民眾,大哥都能夠用不同的方法讓對方理解,面對每次層出不窮的疑問,也能給出讓人滿意的答案。我希望早日能夠獨立導覽,所以常透過旁聽來學習,吸收大哥專業的知識
與台風。
 
曾大哥年紀如同我的父執輩,或許因為這個緣故,我們相處模式猶如父子般的關係。除了傳授工作知識外,他更會在餘暇時與我分享人生經驗與想法;每次只要有疑問向他請教,他總是立刻放下手邊的工作,不厭其煩地解答。有時因為期待我們這些菜鳥成長的心切,偶爾會叨絮著我們要多多學習,同時也為自己的未來著想,那種感覺讓我無法言喻,感受他對我們的殷殷期盼,甚至比家人對我的關切還多。
 
為了不辜負前輩與公司的用心,我們會透過課程與參觀的機會,努力去累積經驗,學習更多的技巧,並檢討自己在導覽上所缺乏的部分。希望藉由不斷地學習,吸取前人的經驗,有朝一日也能夠成為像曾大哥這麼優秀的導覽員,讓大家更能親近豐富的糖業文化。

http://www.taisugar.com.tw/upload/images/%E5%8F%B0%E7%B3%96%E9%80%9A%E8%A8%8A%E6%94%B9%E7%89%88%E5%AD%98%E5%9C%96%E5%8D%80/108%E5%B9%B49%E6%9C%88%E8%99%9F/%E9%99%B3%E6%98%B1%E4%B9%8B%E6%A5%8A%E7%B6%A0%E6%B4%B2%E5%90%88%E7%85%A72


嚴師才會出高徒,站上舞台就代表台糖

 
文│花東區處 陳昱之 
 
結束學校生涯加入台糖這個大家庭,從西部抵達東部,對陌生的花東久久無法適應,還好有許多大哥大姐的照顧,讓我對生活可以喘息。由於我的個性比較活潑也從事過服務業,所以楊綠洲大哥就鼓勵我朝導覽員的目標前進,並不吝嗇地告訴我導覽的眉眉角角(台語),其實私下演練還可以,但背上小蜜蜂(麥克風)真實面對聽眾,內心還是非常害怕。
 
尚未成為導覽員之前,許多生活起居都倚賴大哥們的幫忙,也培養出師徒關係,一有空閒我們新進人員都跟在大哥身邊旁聽,聽他如何介紹糖廠。記得有一次聽眾當場給予難堪,大哥以退為進順利化解了這場尷尬,這是值得我學習的地方,因為涉世未久,許多人情世故我還不懂。
 
不過有些方面大哥則相當重視,比如他交辦要閱讀的文史資料,不定期的抽問或是導覽時讓我接話,處處考驗我的臨場反應,大哥用這種方式讓我們培養責任心,因為站上舞台就代表台糖公司,我可不能丟公司的臉。我想嚴師才能出高徒,不能將公私混為一談,否則會干擾我們向上的心。
 
來花東這幾年,受到長官的支持與鼓勵,現在利用時間攻讀研究所,希望透過學習提升自己眼界,有時教授分享許多國外案例,我也將之融入在導覽之中,讓聽眾感受更加國際化。
 
這幾年台糖越來越重視各區的文資人員,導覽工作已不再形式化,現在資訊發達,資料可上網即時搜尋,如沒萬全準備容易被人問倒,如此失去傳達糖業文化的精髓,也忘了當導覽員的初衷,把最好的一面表現出來。希望有空可以到各地的糖廠參觀,聽聽當地不同的人文故事,感受不同的導覽風格,相信可以豐富您的每次旅程,重新認識糖業文化的內涵。
 
編輯室報告
封面故事—隨糖演藝話糖史
專題報導
糖情Outlook
業務特寫
專欄
資訊補給站
繽紛生活
  • 買東西
  • 找據點
  • 會員區
  • 住台糖
  • 更多社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