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10月號 2019 Oct
編輯室報告-秋天了!
時序進入秋天,不知讀者可有感受今年秋天早了些?往年都要過雙十或重陽之後,才能微微感受秋的涼意,有時秋老虎發威,熱的程度還不亞於盛夏,但今年實際感受下來,真的到了金風玉露、楓林畫染的時分了。
 
說到秋天,有一回打趣跟同學「鬥嘴鼓」,內容是:若問蒼天什麼季節最忙?答案肯定是秋天,因為多事之秋;但問什麼季節最公平?答案一樣是秋天,因為平分秋色;而什麼季節最簡單?當然也是秋天,正所謂一葉知秋;於是續問什麼季節最長?什麼季節最舒爽?什麼季節最凶險?什麼季節最曖昧?什麼季節視力最好?答案當然通通是秋天,季節最長是因為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季節最舒爽主因是秋高氣爽;季節最凶險則是秋後會算帳;季節最曖昧,答案當然是暗送秋波;而季節之中視力最好,很明顯是因為明察秋毫。
 
不僅中文的成語用了許多跟秋天有關的描繪,藝能界的歌曲創作也少不了秋的元素,例如長輩們的年代姚莉所唱「秋的懷念」,民歌時期耳熟能詳的重唱曲「秋蟬」,張學友的「秋意濃」、陳淑樺的「秋意上心頭」、王芷蕾的「秋潮向晚天」、葉歡的「誰在秋天撿到我的心」、曾淑勤的「客途秋恨」、黎明的「深秋的黎明」、鮑正芳的「天涼好個秋」、銀霞的「秋詩篇篇」、萬芳的「多事的秋」、侯湘婷的「秋天別來」、周杰倫的「楓」,鳳飛飛的「楓葉情」,連台語都有傳唱度很高的「秋雨那一暝」以及國民金曲頌唱四季的「春夏秋冬」。
 
而古代騷人墨客在創作上也沒少用過秋的意境,例如張繼在《楓橋夜泊》的「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王維在《山居秋暝》的「空山新雨後,天氣晚來秋」,王勃於《滕王閣序》寫下「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李商隱在《夜雨寄北》題到「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范仲淹在《漁家傲˙秋思》留下「塞下秋來風景異,衡陽雁去無留意」,劉禹錫更直白於《秋詞》落款「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勝春朝」;當然兩大詩詞高手李白與杜甫也沒缺席,例如李白於《宣州謝脁樓餞別校書叔雲》寫有「長風萬里送秋雁,對此可以酣高樓」,杜甫於《茅屋為秋風所破歌》吟題「八月秋高風怒號,卷我屋上三重茅」,以及在《登高》寫道「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台」。
 
編者認為既然秋之美讚或感慨多如秋風掃落葉,三年前秋天所規劃的東海豐畜殖循環園區,亦當在「一年好景君須記,最是橙黃橘綠時」登場,果然象徵台糖畜產3.0的東海豐畜殖場於春華秋實的頃刻落成了,並且將於本(10)月中旬供亞太循環經濟論壇為實地驗證參訪據點,這是台糖的大喜之日,也是歷史的里程碑,本期封面故事多有報導。
 
十月號的精采篇幅還有超跑勇將林義傑講座的報導、台中糖廠地上權開發的紀實、英文簡報的超實用技巧,以及公共論糖的美學與設計運用於糖業文化的探討,有淺顯易懂,也有縱身潛入,在編者倒數計時的臨去秋波之際,蕭瑟引薦也是一種西風美景。
編輯室報告
封面故事-畜產3.0!東海豐園區新創落成
專題報導
糖情outlook
專欄
業務特寫
資訊補給站
繽紛生活
  • 買東西
  • 找據點
  • 會員區
  • 住台糖
  • 更多社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