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1月號 2020 Jan
封面故事-長命百歲一口嚐—長年菜
文/蔣佳玲
 
小時候最期待過年時到爺爺奶奶家過除夕,除了可以看到許久未見的親友一起話家常,當然還有那一道道澎湃無比的大菜,有滷到香軟油嫩的筍干封肉、煮到酒香逼人的紹興醉蝦、烤到皮酥肉香的脆皮全雞、煎到鹹香的眷村臘腸...等,但每每在我垂涎三尺想要大快朵頤時,爺爺總是說:「等等!先吃這道長年菜。」一盤清清淡淡毫不起眼帶著根的小葉菜,沒有肉燥鋪在上面,甚至連醬油也沒有,擺在餐桌的最邊邊,看起來像是連配角都稱不上的跑龍套,在群菜爭奇鬥艷的餐桌上,這道長年菜顯得違和。
 
「不可以分成好幾口吃!一定要一口吃到底,不然就不會長壽喔!」爺爺如是說。我仰著頭,張著小小的嘴巴,抓著長年菜的尾巴,小心翼翼地用懸吊的方式將菜葉慢慢放到嘴裡,就像繩索緩緩降落地面一樣,試圖一口就咬到根部。成功了!好雀躍,心想這樣就可以長壽了!雖然這道菜嚼起來毫無味道,但至少它可以保我長命百歲。
 
就這樣每年過年,爺爺總是要我們先通過吃長年菜的考驗才能品嘗那些讓人口水直流食指大動的珍饈,就像在狗狗面前擺上牠愛吃的零食,卻命令牠不能吃,必須完成主人指定動作才可以大飽口福。一直到爺爺奶奶不在了,這道菜也就從過年的餐桌上消失了…
 
後來,結婚了,第一次在公婆家過除夕,餐桌上的最邊邊,有著一道好熟悉的綠色蔬菜,帶著根靜靜地躺在盤子裡,上面依然沒有鋪肉燥,甚至連醬油也沒有,在群菜爭艷的餐桌上,長年菜變得好顯眼,我抓起了長年菜的根部小心翼翼地將菜葉以懸吊的方式放進嘴巴,熟練地一口就直接吃到根部,再次咀嚼,原來這道菜越嚼越香...
封面故事
編輯室報告
糖情outlook
專欄
專題報導
資訊補給站
繽紛生活
業務特寫
  • 買東西
  • 找據點
  • 會員區
  • 住台糖
  • 更多社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