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首頁 > 認識Drawdown > 本書源起

本書源起

源起-取自書本內文

Drawdown計畫源於好奇,而非恐懼。我在2001年開始詢問氣候與環境領域的專家這個問題:「我們知道必須採取哪些行動來抑制並反轉全球暖化嗎?」我以為他們可以像列購物清單那樣,給我好幾個答案。我希望最有效的解決辦法已經就位,並能衡量它們可能帶來的衝擊。我也想知道這些解決辦法得花多少錢。與我聯絡的人回覆說並沒有這樣的清單,但即使他們的專業領域工作並不包括製作這樣的清單,卻也都認同如果能有這樣的清單存在是很棒的。幾年後,我不再問這個問題了,因為這也不在我的專業領域範圍內。
 
 
然後,2013年到來。出現好幾篇文章,這幾篇文章都發出警告,我們開始聽見一些難以想像的傳聞:地球完蛋了。但那是真的嗎?或者可能是比賽才要開始?我們實際上處在哪種狀況當中?也就是在這時候,我決定創辦「Project Drawdown」這個團隊。在大氣詞彙中,drawdown是溫室氣體達到高峰,並開始逐年衰減之時。我決定將這個計畫的目標定在尋找、評估並模擬100種可行的解決之道,以測定我們在走向末路的30年內能做到何種程度。
 
這本書的副標──有史以來最全面的反轉全球暖化的計畫──也許聽起來有點傲慢,但我們選擇這句話,是因為至今尚無詳盡的反轉全球暖化的計畫被提出。雖然大家對於如何減緩、限制、遏止排碳量具有共識並有提案,簽署以防止全球溫度較工業化前上升超過攝氏2度為目標的國際協定,195個國家意識到龐大的文明危機就在我們眼前,他們彼此合作,並且開始全國性的行動,獲得非凡的進展;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達成人類歷史上最重要的科學研究,並繼續更新拓展其研究,加深我們對這個所能想到的最複雜系統之理解。然而,卻沒有一份藍圖引領我們實現減緩或停止碳排放之目標。
 
我得澄清,我們的組織並未創造或發明計畫;我們沒有那樣的能力或自我任命的權力。在執行我們的研究時,我們發現一個計畫、一份藍圖,這份藍圖以全人類集體智慧的形式存在,內有可應用的方法、能親身實踐的方法,與普遍可行的、財力上可以施作的技術。個別的農夫、社區、都市、公司行號及政府都關心地球,以及生活其上的人們與家園。全球關注此事的公民都正從事非凡的活動,這便是他們的故事。
 
為了讓「Project Drawdown」這個團隊具有可信度,成立初期我們必須有一個由研究者與科學家組成的團隊。我們預算不多,但我們有雄心壯志,所以我們廣邀全球學生與學者成為我們的研究夥伴。來自科學與公共政策領域的優秀人士之回應讓我們應接不暇。目前Drawdown團隊有來自全球22個國家的70位成員,其中40%是女性,她們當中近半數擁有博士學位,而其他人則至少擁有一個碩士學位。她們任職於世界上最受尊敬的研究單位,具備廣泛的知識與專業的經驗。
 
我們一起收集整理與解決氣候問題有關的詳盡清單,並篩選出最具有減少碳排放或封碳潛力的辦法。然後我們為每一種辦法分別彙編文獻回顧並設計詳盡的氣候與所需資金模組。這本書裡的分析經由3階段步驟才成型,包括由外部專家審查,這些專家評估資金投入、訊息來源與預測成效。我們成立一個120人的諮詢委員會,委員會裡有來自不同領域的重要人物──地理學家、生物學家、植物學家、經濟學家、金融分析師、建築師與行動主義分子──本書即由他們認可發行。
 
本書中彙編與分析的所有辦法,將近全數都能獲致革新的經濟效益──創造安全的環境、增加工作機會、節省金錢、促進流通、消滅飢餓、避免汙染、修復土地、清潔河川,以及其他更多好處。雖然這些都是可執行的辦法,但不表示它們是最好的。本書中有少數幾個辦法可能對人類健康與地球環境造成非預期中的危害,我們試著在行文中清楚說明。然而,無論對碳排放與氣候的最終影響為何,這書中絕大部分的辦法是做了不會後悔的、是我們應該會想要完成的新行動,因為它們在許多方面都對社會與環境有利。
 
《Drawdown》這本書的最後一部是「明日新亮點」,介紹20種方法,這些是剛開始發展,或者即將發生的方法。有些也許能成功,而有些會功敗垂成。無論如何,它們提供充滿智慧與勇氣的示範,讓眾人願意處理氣候變遷議題。此外,你也可以找到著名的新聞記者、作家與科學家所寫的文章,也許是紀實文章,也許是歷史事件,也許是評論,都能為本書的細節提供多樣且豐富的背景。
 
我們是一個不斷學習中的組織,我們的工作是收集資訊,以有助益的前提組織這些資訊、傳遞出去,並且提供方法,讓任何人都能增加、修改、糾正與延伸在這裡或Drawdown網站上找到的資訊;在Drawdown網站上也能找到技術性的報告與延伸的模擬結果。任何超過30年的模擬,都具有高度推論性。然而我們相信其所呈現的數字大致無誤,也歡迎你們回應與輸入。
 
無庸置疑地,失序的信號正在自然界與人類社會閃爍著警示燈,從乾旱、海平面上升、持續增高的氣溫到不斷增加的難民、衝突與混亂。但這還不是事情的全貌。我們在《Drawdown》這本書中盡力呈現許多人堅定不移地面對這些事實。雖然在這些解決之道出現以前,因燃燒石化燃料與土地利用方式而產生的碳排放已經持續2個世紀,我們仍然應該抓住改變的機會,盡力改善。因為人類認知不足,所以我們現在必須承受溫室氣體不斷累積的後果;我們的先人在無知的狀態下對地球造成傷害。那可以誘使我們相信,全球暖化是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我們是命運的犧牲品,而命運是前人所為的後果。如果我們換個角度,將全球暖化想成是為我們而出現的事件──這樣的大氣的轉變,激勵我們改變並重新想像我們所製造與所做的事──這麼一來,我們就能開始居住在不同的世界。我們負起百分之百的責任,停止責備他人。我們不將全球暖化看作無法避免的事件,而是當成邀請,讓我們建造、革新,並且實現改變;是一種途徑,喚醒創意、同理心與天才。這不是可自由選擇的,也不是保守的待辦事項。這是全人類的議題。
 
──保羅‧霍肯
  • 買東西
  • 找據點
  • 會員區
  • 住台糖
  • 更多社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