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12月號 2018 Dec
專欄-循環經濟是要項而非選項—摘「2018臺灣-荷蘭花博論壇黃董事長演講之要」
黃董


作者=文/圖:循環經濟小組 張建成   
 
推動循環經濟之根本緣由乃因唯有循環經濟,方能齊集眾人之心力,共同為所認同之願景與利益努力。今日所要談之3R,非耳熟能詳的減量、再利用與再循環,而是反思、重新定義與重新設計。第一個R是反思(Reflection),須思考我們對自己的地球做了什麼?思考社會、鄰居、與周遭環境等發生了什麼變化?第二個R,我們應重新定義(Redefinition)將來想要什麼。第三個R則是我們應該重新設計(Redesign)一個循環的未來。
 
我常捫心自問,人類到底對環境造成何種摧殘與破壞?太空人在外太空看到的地球,在工業時代之前、後有無不同?自工業時代之線性經濟開始,地球汙染增加,全球暖化及氣候變遷議題逐漸發酵。線性經濟讓利潤私有化,並使得我們的環境風險及環境成本增加,進而影響我們的生活方式,這是我所認為線性經濟不應該再繼續下去之最根本原因。換言之,線性經濟已不合時宜;而許多人可能僅視循環經濟為一個選項,然事實並非如此。線性經濟產業為了私利,即使意識到因線性經濟之開採-製造-使用-廢棄所帶來的一連串問題,也不願悖離;而若要減輕自工業革命以降約150至200年來所造成的種種問題,循環經濟扮演撥亂反正、舉足輕重之角色,此時推動循環經濟有其必要性。因此,全球企業間發展出永續責任之機制,復創造企業社會責任,希望能稍做彌補。聯合國「跨政府氣候變遷小組」(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of the UN, IPCC)早先所發布之報告預測於2040年,全球氣溫將會上升超過攝氏1.5度。顯而易見,我們可努力、可空談的時間不多,如果不即刻正視此問題,至多10~15年我們就失去長遠規劃之機會。我們現在迫切須要反思,這也是何以我會在此談論循環經濟議題。
 
其次,我們須要重新定義未來想要什麼。我們必須靜下心、坐下來思考到底成長是什麼?過去多年來我們無所不用其極擁抱線性經濟及GDP。GDP可測量我們的績效,滑稽的是你我也都在GDP的績效報告中,你所賺的錢、所花在投資的錢、還有買核子武器的錢都涵蓋在內,甚至鼓勵你抽菸傷身的香菸廣告也包含在GDP中,不過這真是我們想要的成長嗎?事實上,全球早已意識到GDP的衡量缺陷與不足,羅伯甘迺迪在1968年就曾說過,GDP表面上似乎計算所有可衡量的事物,唯獨不能衡量生命中最重要的事物。之後,聯合國在1995年瞭解到不能單靠GDP去衡量社會的成長,聯合國為了解決貧困問題,構思出千禧年發展目標(MDG),持續15年之久。到了2015年,聯合國瞭解到1995年千禧年發展目標仍不足以永續成長,必須以更系統性的、全方位的思考,故催生出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有17個永續發展的指標。臺灣也將其納入政府的議程綱領,永續發展目標成為臺灣社會未來的目標,除了5個產業政策及新農業以外,循環經濟可確保達成永續,為臺灣具舉足輕重、極重要的一環及策略。
 
除了定義成長之外,我們也須思考消費者的需求。我們現在有可永續或再生的生活方式嗎?我們心態上是否願意做改變?我們是否可自備水或用環保容器喝水,杜絕一次性的保特瓶罐裝水?需要有手機的擁有權嗎?要放肆的吃到飽或浪費食物嗎?如果這些問題被深刻思考或面對後,在談到循環經濟時,這些循環經濟解決方案相對來說就比較次要。我們須要重新定義消費者的需求面。
 
我們須要衡量生產面及供應面上,如何讓資源更有效率。我們常聽到零廢棄,要達到平衡,我們須要思考如何將廢棄物當作資源利用。我們常以為生產的越多,效率越高。也許我們也應想想較根本的問題,從源頭減廢起。設計零廢棄,要考慮廢棄物收集及分類之後能作為資源使用。一個公司的廢棄物可以是另一個公司的資源。這些你我可能都不陌生,可是我們須要從源頭思考更為根本之事。
 
再者,我們須要設計新的商業模式。但除了商業模式之外,更重要的會是社會連結及網絡。當我們的文明社會希望的是循環經濟而非線性經濟時,商業模式須重新設計,而社會廠商的連結及網絡將須要為循環性而重新設計,意即重新設計的、新的商業模式須要能符合消費者需求,以使用權取代所有權。在如此的商業模式下,生產者不單是生產製造商,將其描述為服務的供應者可能來得更為恰當。同時,在社會或文化層次上,我們所建構的循環經濟觀念在世界上應是大家互相依存的。這是文化觀念上的改變,線性經濟是獨立、自立的概念,自己靠自己;但循環經濟的概念是大家通力合作、息息相關、互相依靠存在,亦即是雙贏的解方,而非勝負分明、你死我活的局面。
 
如同先前所提,2040年全球溫度可能升高攝氏1.5度,我們推廣循環經濟的使命已然成為「要項」而非「選項」。全球溫度升高可能是我們這一代所製造出來的問題,也或許是上一代就開始的問題,總之在在顯示出推動循環經濟的必要性,也是我們應主動承擔的世代責任。臺灣目前積極推動循環經濟,樂意遵循具體達到SDG的成長目標,中央與地方政府及台糖公司,也很願意投資循環經濟的未來。大家共同努力並一起參與投資,如此一來,消極面期可避免天然災害,而積極面也可創造更有恢復力、可再生的生活方式與社會網絡。
封面故事—印象糖廠•映相台糖
編輯室報告—甘味印象•美麗映相
專題報導
業務特寫
專欄
繽紛生活
糖情Outlook
  • 買東西
  • 找據點
  • 會員區
  • 住台糖
  • 更多社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