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7月號 2020 Jul
專欄-<人。物。語>老生產線的超前部署—新營酒精工場 張偉庭
文、圖/ 秘書處 薛舒尹、企劃處 葉怡汝

台糖自日治時期便有經營砂糖副產品加工,主要是利用糖蜜來生產酒精。1986 年全臺僅存屏東、花蓮酒精工場及新營副產加工廠生產酒精。而後隨著時代的變遷,僅剩下臺南新營副產加工廠仍維持著散裝、瓶裝及桶裝等精製酒精品項。在新冠肺炎發生之前,這裡只是食品加工廠裡的一條酒精產線,工作數十年的老師傅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再單純也不過。

誰也沒有想過,新營的酒精工場,在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站上防疫第一線,與台酒公司並肩成為酒精國家隊的成員。然而,這間老舊的工廠,在當時是如何在疫情爆發之際,迅速整備佈署,因應這突如其來的產能需求?一般人想到精製酒精,多半都是台酒品牌,而台酒的產能一直是台糖的五倍之多,若不是台糖酒精工場早在疫情發生的數月前將老舊設備更新,也許台糖酒精,早就被防疫國家隊遠遠拋在腦後了。
 
沒有戲劇性的故事,我們只想說一個平凡新進人員,他如何觀察到工作流程裡的缺口,並付諸行動改善。機會不是人人有,但當船迎著浪頭之際,剎那間促使他看見了更遠的那方。
 
2019 年10 月,就在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前兩個月,才剛從生技事業部被調派來酒精工場的張偉庭,眼中所見的酒精工場,就是一個小小的酒精分裝產線,裡面有四位老師傅,分別負責充填、校準、包裝跟運送,而領班則負責聯繫業務。外文系畢業的七年級生張偉庭,曾在外語機構教書數年。他當時考取的是國際貿易職缺,先分發到嘉義大林的生物科技事業部美容保養中心。半年後,他通過新進人員的試用,因應酒精工場的人力需求,在生技執行長黃民生的徵詢意願之後,他就來到酒精工場。即便
他對工廠管理一竅不通,這數十年如一日的酒精工場,對於新人,也何嘗不是恰到好處的訓練所?
 
因應制度的要求,一個月後,他必須交出工作報告書,於是他開始盤點工場內部設備,雖然對廠務一竅不通,但具有豐富教學經驗的他,展現了高度的察覺力。「我剛進來的時候,每座酒精儲槽都是獨立的,我們要分裝酒精前,需在該儲槽下接管,一個一個接。」因此他提出的工作報告書中,建議酒精儲槽必須彼此用管線連接互通,減少人力更換管線的時間成本。此外,他也細細觀察充填流程。一瓶500ml 的酒精在充填時,合理的誤差容許值是5ml,但他發覺充填時竟會多出10ml 的誤差,這不但是製程中的原料耗損,也牽涉到最終端菸酒稅的繳交。於是他將所有充頭拿出來一一校準。
 
不僅如此,他也觀察到老師傅們僅憑著自己的單一經驗在工作,意即若師傅們請假,另一人僅是勉強代理,也難免有意外狀況發生,因此他提出了職務代理人培訓制度。上述所提的,最終也可能只是躺在案頭上的一份工作流程改善報告,但他在11 月底交出之後,自發性的將改善項目逐一申請工程經費,有經過核可的,便於2019 年12 月期間陸續修繕完成。過年前,他預計回臺北好好休個年假,年節期間國內已經開始爆發口罩搶購潮,下一個可以預見的,就是搶購消毒用酒精。「我只記得,小郭(郭俊延-酒精工場保安監督人)打電話給我的時候,我正在買鹹酥雞,我跟他說,等我吃完再回去。」張偉庭打趣地說道。
 
面對嚴峻的疫情,2020 年2 月2 日事業部副執行長、課長赴酒精工場與張偉庭一同討論如何增加產量及啟動輪班制度。一直對場內人力制度有想法的他說道:「在公務體系中,連生產線的調度,也是很難擺脫一個蘿蔔一個坑的思維。」他至今仍覺得人力問題其實可以提前部署。於是乎,當時考慮到員工的休息與輪調,就把已退休的老師傅以短期勞務的方式聘請回來。
 
就這樣,在部門內部人員輪調及老師傅回鍋支援下,人員到位了,而早在疫情前所改善的酒精儲槽串接設備,也無縫接軌地迎上產量需求,酒精生產線因此產能大開。當時產量約為每日500 毫升的酒精15,120 瓶、桶裝4 公升酒精1,944 桶、18 公升酒精624 桶,為原先的四倍之多。再加上先前的充填校準,也立即展現精準成效,在酒精趕製出貨期間,每個月都可省下約3,000 公升的耗損量。「不只有酒精生產,同時原料進料、包材我都要一一控管,這都要感謝工作上幫忙的夥伴。」他提及疫情期間原物料不足的情況下,透過生產課的洪靜怡積極地連絡與協調,才能因應突然增加的產能,因此十分感謝她。

此外,他也認為生產線是辛苦的工作,在疫情期間,很多部門同仁被調派來支援,原本應該在辦公室行政人員,這下得支援不熟悉的生產線。「以前上課時,一看到學生的臉就可以判斷他們的想法。」善於觀察且喜歡與人溝通的他,發覺人員不適應的情況會適時修正步調,讓整體工作流程上保持順暢的節奏,並達到該有的產能。
 
張偉庭最後帶著我們走進加工場的內部,一窺他訪談中不斷提到的「不銹鋼大酒精槽儲桶」,他說道:「如果不是事業部的超超前部署,在趕製期間,消費者拿到的可能會是粉紅色澤的酒精。」原來大酒精桶槽從日治時期沿用至今,經過風吹日曬雨淋早已生鏽斑駁,更惶論桶槽內的情況。因此早在半年前便已將大桶槽更換為不鏽鋼材質,其它桶槽也在逐步更換中。因這次疫情的關係,台糖酒精因而打開知名度,國人對酒精殺菌這樣的意識,已成為生活的日常。台糖酒精工場後續規劃擴增生產線及廠房,未來在產品數量及品項開發上將會有所進展。
 
筆者前往採訪的時間,已過了疫情最嚴峻的時刻,筆者當日遇見的都是老班底,我可以感受他們在共同經歷這場防疫戰後,對張偉庭充滿著支持與認同,他為老工場譜下了輕快的音符,曲調間洋溢著滿滿活力。

張偉庭(左)與師傅們的合照
張偉庭(左)與師傅們的合照
編輯室報告
封面故事
專題報導
糖情outlook
專欄
資訊補給站
繽紛生活
  • 買東西
  • 找據點
  • 會員區
  • 住台糖
  • 更多社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