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11月號 2011 Nov
專欄-企業與法令

企業與法令 
 

 │ 案例分析一 │ 案例分析二 │ 報載事實與法律問題 │

文/江銘宏

 

 

一、甲所有之土地,被乙政府機關徵收,於因故尚未辦妥徵收登記前,甲又將該土地移轉登記於第三人丙所有。問丙依法是否受「善意取得」規定之保護?

答:依土地法所為之登記有絕對效力,此觀土地法第43條規定自明。本條規定,係為保護因信賴登記取得土地權利之第三人,而將登記事項賦與絕對真實之公信力,此項保護不因政府機關辦理徵收,原始取得土地所有權而有所不同。且徵收後,地政機關未為徵收之記載,一般人甚難自土地登記簿知悉土地已遭徵收之事實,基於土地登記之公信力,應推定自被徵收名義人甲受讓土地所有權並完成登記之第三人丙為善意,乙政府機關如主張丙係惡意取得,自應舉證證明之(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309號民事判決參照)。

 

top

 

 

 

二、甲法院刑事庭將被告乙之判決書交郵政機關送達,郵務士送達乙之住居所時不獲會晤,乃將該判決書付與乙居住之公寓大廈管理員丙,問甲是否合法送達?

答:按公寓大廈管理委員會僱用之管理員,其所服勞務包括為公寓大廈住戶接收文件,性質上應屬全體住戶之受僱人。本件郵政機關之郵務士送達文書於住居所、事務所或營業所,不獲會晤受送達人乙,而將判決書付與公寓大廈管理員丙,依刑事訴訟法第62條準用民事訴訟法第137條第1項之規定,即為合法送達,至於丙何時將判決書轉交於乙,對已發生之送達效力不受影響(最高法院100年度台抗字第254號刑事裁定參照)。

 

top

 

 

 

三、三則報載事實與法律問題

(一)「法官引用國際公約,求職淪詐欺犯…無罪。」(自由時報2011年6月25日B1版)

1.事實:台中某公司上網應徵司機,鄧男去(99)年7月24日前往求職,公司指稱經營傳播業,希望鄧男接送傳播妹,因當天收入必須存入其銀行帳戶,要求交出存褶及提款卡,以方便會計人員測試使用。鄧男不疑有詐交付,並將密碼一併告知。未料翌日打電話找公司聯絡,音訊全無,在報警後始知其存褶已被列為「警示帳戶」,而一名葉姓男子遭詐騙近9萬元,轉入其帳戶被提領一空。嗣經檢方將鄧男以詐欺幫助犯提起公訴,台中地院審理改判處有期徒刑3月。鄧男上訴後,台中高分院法官引用立法院審議通過的聯合國「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依法改判鄧男無罪確定。

2.法律按「為實施聯合國1966年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nternational Covenant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International Covenant EconomicsSocial and Cultural Rights)(以下合稱兩公約),健全我國人權保障體系,特制定本法。」為公民與政治權利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施行法第1條所明定。本法於98年4月22日總統令制定公布全文9條。其第9條規定施行日期由行政院定之,行政院業已訂定同(98)年12月10日施行。該法第2條規定:「兩公約所揭示保障人權之規定,具有國內法律之效力。」其中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4條第1項前段規定:「人人在法院或法庭之前,悉屬平等。任何人受刑事控告或因其權利義務涉訟須予判定時,應有權受獨立無私之法定管轄法庭公正公開審問。」第2項規定:「受刑事控告之人,未經依法確定有罪以前,應假定其無罪。」第3項第7款規定:「審判被控刑事罪時,被告一律有權平等享受下列最低限度之保障:……(七)不得強迫被告自供或認罪。」另刑事訴訟法第154條規定:「被告未經審判證明有罪確定前,推定其為無罪。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本件檢方起訴,認為鄧男應徵工作過程,不符一般應徵工作常態,尤其是交付金融卡等物,也偏離一般社會常情,為詐欺取財之幫助犯。

一審判處有期徒刑3月,經上訴後,台中高分院法官引用二公約,維護被告之人權,認為刑事法院只有在被告被訴犯罪且無合理懷疑的情況下,才可判定其有罪,而消除合理懷疑的責任,由檢察官負擔,且鄧男因求職被騙走存褶及提款卡,檢方不能以「推論」方式認定其與詐欺集團共謀,在無實質證據下,並依刑事訴訟法上引法條規定,改判鄧男無罪,而依刑事訴訟法第376條第4款規定,刑法第339條之詐欺罪,經第二審判決者,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鄧男無罪確定。

 

(二)「國道忽快忽慢,惡搞運將重判。」(聯合報100年5月9日A8版)

1.事實:前(98)年12月15日中午1點多,46歲的計程車司機林文祥沿國道二號向西行駛,經大園路段,見陳姓空姐駕車行駛左內線車道,因為車速太慢,也不肯讓道,林男不耐,數度按喇叭、閃燈示意,陳女才駛入外車道。林男為教訓陳女,突然超車在陳女的車道前方,林男一會兒減速,一會兒加速,前後三、四次,逼得陳女一再緊急煞車,而陳女的後方是一輛載有37名日籍旅客遊覽車,因反應不及,致撞上陳女汽車,再追撞到林男計程車。嗣經二車提告,檢方以林男妨害自由罪求刑4個月,然台北地院法官認為,林男在高速公路突然加油門、踩煞車,妨害他人行駛的權利,釀成車禍,應予重判,乃依妨害自由罪,判處林男8個月有期徒刑,以示懲戒。

2.法律按「以強暴、脅迫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為刑法第304條第1項所明定。本條項之「強制罪」,為妨害自由罪章所規範。本罪之構成要件有二,一為以強暴、脅迫為手段,所稱強暴、脅迫,袛以所用之強脅手段足以妨害他人行使權利,或足使他人行無義務之事為已足,並非以被害人之自由完全受其壓制為必要。二為須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即被害人並無實行犯罪人所要求行為之義務或不使他人行使合法之權利。以上係刑法分則所規範各本條之犯罪之特別成立要件,而就刑法總則所規範犯罪之一般成立要件,即行為之侵害性、違法性與有責性言之,其中有責性之責任條件,須以故意或過失為要件。所稱「故意」,依刑法第13條規定,故意有直接故意與間接故意之分,前者又稱確定故意,即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者;後者又稱不確定故意,即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預見其發生,而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者,此又分(一)客體不確定故意,即行為人對於犯罪事實之發生,雖有確定之認識,但對於發生在何一客體,則無確定之認識。(二)結果不確定故意,又稱未必故意,即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事實之發生與否,雖無確定之認識,但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者。本件計程車司機林男不滿陳女駕駛的「龜速車」佔據國道二號的內車道,數度按喇叭與閃燈示意,陳女才駛入外車道,而林男隨即超車在陳女車道前方,為表達其不滿之意,驟然加速忽快、減速忽慢,前後三、四次,逼得陳女一再緊急煞車,致被其後方遊覽車反應不及予以追撞,釀成車禍。案經檢方起訴求刑4個月,台北地院審理後,法官認為林男在高速公路上故意突加油門、踩煞車,不無以強暴方式妨害他人行駛國道的權利,故予重判8個月妨害自由的強制罪。按陳女駕車之自由,固非完全受林男之壓制,但不以此為必要,袛以林男以強脅手段足以妨害陳女駕車權利之自由為已足,又林男在國道上驟然加、減速,縱無確定故意欲置後方陳女釀禍,然不無「結果不確定故意」,將會導致車禍之發生而不違背其本意之認知,法官予以重判,非無理由。

 

(三)「搶劫著作權?著作財產權無條件授予客委會,桐花文學獎被批流氓文學獎。」(自由時報2011年7月13日A11版)

1.事實:化名「台客」的文字工作者爆料質疑,行政院客家委員會舉辦的「第二屆桐花文學獎」,公然搶劫著作權,根本就是「流氓文學獎」。本屆桐花文學獎,分散文、新詩、小說、小品文四類,首獎獎金從1萬至15萬元不等。徵件簡章明定:「作者同意將得獎作品之全部著作財產權,無條件授權予客委會擁有不限時間、次數及地域之利用權限,客委會並得再授權予第三人;作者保證不對客委會行使著作人格權,且客委會不需再支付任何費用。」台客質疑客委會要求全部得獎者的著作財產權,而且得「授權予第三人」,第三人可能是任何財團、出版社、電影或經紀公司等,被海撈一票,卻無需分給原作者一毛錢;另律師林元祥表示,要求作者不主張著作人格權,形同拋棄,恐有違反著作權法之虞。

2.法律按著作權之內容有著作人格權與著作財產之分,前者可分為公開發表權、姓名表示權與完整保持權;後者在有形利用上可分為重製權、公開展示權、出租權與散布權,在無形利用上可分為公開口述權、公開播送權、公開上映權、公開演出權與公開傳輸權,此外另有改作、編輯權。在著作權之取得,依著作權法第10條規定:「著作人於著作完成時享有著作權。但本法另有規定者,從其規定。」原則上,著作人一旦將其著作完成,依據「自動保護原則」,即當然取得著作權,而不須要經過登記、註冊或許可等手續。至於在僱傭關係上,同法第11條規定:「受雇人於職務上完成之著作,以該受雇人為著作人。但契約約定以雇用人為著作人者,從其約定。依前項規定,以受雇人為著作人者,其著作財產權歸雇用人享有。但契約約定其著作財產權歸受雇人享有者,從其約定。前二項所稱受雇人,包括公務員。」另在聘用關係上,同法第12條規定:「出資聘請他人完成之著作,除前條情形外,以該受聘人為著作人。但契約約定以出資人為著作人者,從其約定。依前項規定,以受聘人為著作人者,其著作財產權依契約約定歸受聘人或出資人享有。未約定著作財產權之歸屬者,其著作財產權歸受聘人享有。依前項規定著作財產權歸受聘人享有者,出資人得利用該著作。」著作人就其著作財產權,固可依同法第36條規定,讓與他人或與他人共有,亦可依同法第37條規定,得授權他人利用著作;惟著作人格權,因具有一身專屬性及不可讓與性,故依同法第21條規定:「著作人格權專屬於著作人本身,不得讓與或繼承。」本條意旨係禁止在確定著作人地位後的著作人格權之讓與或禁止,與上引同法第11條及第12條係關於原始取得著作人地位之約定,二者不同。亦即雇用人或出資人可以依第11條及第12條規定,與實際創作的受雇人或受聘人約定誰是著作人,一旦約定取得著作人地位後,該著作人仍不得將著作人格權予以讓與或繼承;惟著作人格權為權利之一種,但不具如民法第16條:「權利能力及行為能力不得拋棄。」及第17條:「自由不得拋棄。」等規定之強制性,故著作人自得約定不行使其著作人格權(內政部81年10月2日台(81)內著字第8118200號函釋參照)。易言之,當事人間得約定著作人不行使著作人格權,但不得依契約自由原則之方式,將著作人格權約定讓與或繼承。本件客委會桐花文學獎徵件簡章明定,得獎作者無條件將著作財產權授權客委會利用,客委會並得再授權第三人利用,以及不對客委會行使著作人格權。此係在作者確認著作權人地位後,於得獎時授權著作財產權之利用,並未違反上引著作權法第37條授權利用之規定,以及既得依契約原則約定不行使著作人格權而非讓與,自亦未牴觸同法第21條著作人格權不得讓與之規定。
 

引述至此,客委會之簡章內容既未違法,何以被批搶劫著作權與流氓文學獎,也許客委會片面訂定徵件簡章,認係願者服輸,不從拉倒,並未強迫投稿;惟此如同買賣中企業經營者所訂定的定型化契約,允宜受消費者保護法之規範,以保護消費者權益,如同其第12條第1項規定:「定型化契約中之條款違反誠信原則,對消費者顯失公平者,無效。」就法理言之,如客委會能明定獲得著作財產權之授權,日後僅再授權公益或非營利目的使用,而非作為商業用途謀利,較易得作者認同。另明定作者不行使著作人格權,固非讓與而尚屬適法,但從尊重作者人格言之,如未予表示其姓名或未擇適當園地發表或任意割裂其內容,皆有不妥,允宜將得獎作品的著作人格權歸屬於作者;否則除非得獎獎金豐厚,客觀上與作者有形與無形之權益相當,作者自願無償授權著作財產權與不行使著作人格權,自不易遭責難。

top 

 

 

編輯室報告
甜蜜糖情
好康報報
業務特寫
封面故事-台糖通訊滿意度大調查!
專題報導
專欄
資訊補給站
繽紛生活
  • 買東西
  • 找據點
  • 會員區
  • 住台糖
  • 更多社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