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6月號 2020 Jun
封面故事—翻閱良冊,探索書院-我的冷門秘笈篇(1)告我世界的樣子
http://www.taisugar.com.tw/upload/images/%E5%8F%B0%E7%B3%96%E9%80%9A%E8%A8%8A%E6%94%B9%E7%89%88%E5%AD%98%E5%9C%96%E5%8D%80/109%E5%B9%B46%E6%9C%88%E8%99%9F/16%20-%20%E8%A4%87%E8%A3%BD

文圖/薛舒尹
 
 
 
《追風箏的孩子》描述少爺僕人的兩個男孩故事,而<燦爛千陽>是兩個女人在婚姻中相遇的故事,這兩部以阿富汗戰爭為背景的小說,寫得不是歷史故事,而是正在進行式,也就是說,當我們享受靜謐時光的閱讀之樂時,另一端的平行時空裏,是一烽火綿延的悲慘世界。
 
相信大家應該對時代雜誌上所刊登的一張照片-「阿富汗少女」(1985)不陌生,那是我第一次意識到世界另一端仍有戰爭存在的事實。當我讀著《追風箏的孩子》時,ISIS恐怖組織尚未使用傳媒綑綁世人的恐懼,當時的電視也沒有太多類似的國際新聞報導。胡賽尼是出生阿富汗的美國醫師,他以細膩生動的筆法描繪著戰爭如何改變人性的善。2008年我繼續讀了他的第二本小說《燦爛千陽》,窺見阿富汗女性普遍在婚姻之中存在著的暴力。作者用筆沾染了阿富汗戰事血淚,以幾近微距視角將小人物所處的恐懼世界紀實描繪,逼著你看見世界陰暗的角落,一旦那貼近腦海中的畫面太真實,我只能安慰自己那只是小說。然而,2010年登上TIME雜誌的「割鼻少女」撼動了社會,也讓我知道那真實感不僅是一張照片的揭露或一本小說的描寫,而是一個刻劃歷史的視角,一個啟發人心的視角。
 
後來,我開始有意無意地關注中東女性的議題。幾年前在誠品書店無意間看到了Persepolis: The Story of a Childhood這本書,當時正興起圖像小說的浪潮,書架上一字排開皆是華麗大開本的大人味圖文書。而這本書充滿著對比的用色與筆觸,在書店裏也很難讓人不去注意到它。封面是畫的是披紗巾的中東小女孩,打開來內頁是簡樸線條的黑白連環漫畫,看似童趣,但細看內容卻是以小女孩的視野,看著國家氛圍的改變,那些子彈、坦克、棍棒與警察的出現,那是繪者Marjane所經歷的童年。後來改編成動畫電影<茉莉人生>,這本書在2019年臺灣也出了中譯版<茉莉人生:我在伊朗長大>。
 
也許上述的這些都只是我知道中東戰亂的碎片,在偶然的機會下,我閱讀了跨文化研究者Ulrike Sieglohr所寫的文章中探討Deyhim及Neshat兩位伊朗流亡海外的女性藝術家,他們所合作的影片Turbulent (1998)及Soliloquy (1999),作品中傳達了伊朗女性的困境以及流亡思鄉之情,以二元對比的視覺表現與人聲混合電子樂的蒙太奇技巧,延伸了作品的張力。
 
閱讀帶我短暫脫離實體的空間寓所,告訴我世界的樣子,在想像力馳騁的原野上,沿途留下知識的麵包屑,讓我甘願在庸庸碌碌的生活中,偶爾停下腳步並拾閱。
 
編輯室報告
封面故事—翻閱良冊,探索書院
業務特寫
糖情Outlook
專題報導
專欄
資訊補給站
繽紛生活
  • 買東西
  • 找據點
  • 會員區
  • 住台糖
  • 更多社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