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4月號 2018 Apr
繽紛生活-主編精選:馳騁翰墨 矌達不拘—蘇軾的文采與人生
馳騁翰墨 矌達不拘—蘇軾的文采與人生

文/陳漢璋

    歲中吾友妻歿,友形銷骨立、悲不自勝,我寄哀辭「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有請蘇軾相隨度過難關。蘇軾的詞豪邁柔婉兼之,江城子抒發對亡妻的思念真情,詞意想像妻子在千里之外的荒郊月夜、小松岡林,年復一年思念他而傷悲,寫著對方為懷念自己柔腸寸斷,宛如自己對死者的無限悼念。

    戀戀蘇軾,我的案頭堆滿蘇軾斐然文采的篇籍,包括古文觀止、唐宋詞鑑賞辭典、古文辭類纂,閒時隨手拈來:「蘇子與客泛舟,遊於赤壁之下。清風徐來,水波不興,月出於東山之上,徘徊於斗牛之間,縱一葦之所如,凌萬頃之茫然,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仙。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挾飛仙以遨遊,抱明月而長終……」、「人皆養子望聰明,我被聰明誤一生。惟願孩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戶,欣然起行,尋張懷民相與步於中庭。亭下如積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橫,蓋竹柏影也。何夜無月,何處無竹柏,但少閑人如吾兩人者耳。」其筆鋒行雲流水如萬斛泉源般的自然天成,我很難不耽溺沉迷。崇敬蘇軾成就了《詩經》「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之功業,吾雖不能至,然心嚮往之,再看一回「水光瀲灧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粧濃抹總相宜。」這首妙麗新奇之作,禁不住讚嘆敬畏蘇軾之才情非後人著力所能成。今年又添蘇軾文選、詞選、散文研讀及選集4冊書,讓蘇軾器識宏偉、雄雋之文章成了我淡泊人生的精神寄託。
 
    歐陽修曾說:「讀軾書,不覺汗出。快哉!快哉!老夫當避此人,放出一頭地也。」蘇軾(1036-1101)字子瞻,號東坡居士,眉州眉山(今屬四川)人,21歲赴京中舉、22歲榮登進士第。歷任鳳翔府簽判,杭州通判,知密、徐、湖諸州,在王安石變法期間,新舊黨爭之際他兩面不討好,仕途失意,被貶至黃州、惠州到海南儋州,終身怡然自得,不改其度,著書以為樂,長達40多年的創作生涯,為後代留下2,700多首詩、350餘首詞和4,200多篇散文,就如蘇轍在〈東坡先生墓誌銘〉中做了總結「既而謫居於黃,杜門深居,馳騁翰墨,其文一變,如川之方至,而轍瞠然不能及也。」
 
    我鍾情蘇軾的曠達人生:「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一簑煙雨任平生;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蘇軾貶謫海南,雨既不怕,晴亦不喜,心境恬淡,任天而動,有時「夜飲東坡醒復醉,歸來彷彿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鳴,夜來風靜縠紋平。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他仕途磳蹬又離不開名韁利鎖,終至身陷囹圄、編管黃州,他歷經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徽宗五帝,北宋已從繁盛走向衰亡,當時國弱民貧,遼、金、西夏相繼入侵,在重重風險與磨難後,蘇軾的心胸已成一片汪洋大海,任憑波漪泛起,其文學成就反映出他對國事興革的熱望和民間勞苦大眾的苦難。
 
    偶稍致涓涓微末成績即喜不自勝,自我感覺良好,思蘇軾二十二歲晉身進士的風光,仍參透人生「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遙想公瑾當年…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人間如夢,一樽還酹江月。」吾實應消妄念、弱氣勢,回復謙謙君子,卑以自牧也。
 
    蘇軾應科舉的試卷〈刑賞忠厚之至論〉:「堯舜禹湯文武成康之際,何其愛民之深,憂民之切,而待天下之以君子長者之道也……『賞疑從與,所以廣恩也;罰疑從去,所以謹刑也。』……春秋之義,立法貴嚴,而責人貴寬。因其褒貶之義,以制賞罰,亦忠厚之至也!」這篇應考文章鮮明透闢的闡述蘇軾以仁政治國、愛民憂民的理念,慕化掌權者宜以忠厚的胸懷作為行政裁量之依託與原則。   
 
    嘗午夜暢吟「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驚羨蘇軾俯仰古今變遷,感慨宇宙流轉,營造出皓月當空、美人千里、孤高曠遠的意境氛圍;吾唱罷喜躍抃舞、弗能自禁,天上真有文曲星,蘇軾一定是文曲星下凡轉世,大筆勾勒出文氣磅薄、立意高遠、自然率真的詩詞歌賦,為中國文學大地鋪展錦繡華章,奮厲當代溫潤後人,映照世人圓熟福慧仁愛寬厚之心。

馳騁翰墨 矌達不拘—蘇軾的文采與人生
封面故事
編輯室報告
專欄
業務特寫
專題報導
資訊補給站
繽紛生活
  • 買東西
  • 找據點
  • 會員區
  • 住台糖
  • 更多社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