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6月號 2019 Jun
編輯室報告-編輯室報告—仲夏的時雨與粽情
文│蕭光宏
   
  許久未寫抒情的文章了,有時評論文寫太多,情緒太投入,都忘記為文的初衷,其實是要表達真切動人的內容,還有引喻得當的詞彙。這種樸質的文藝還與時下流行的文青不盡相通;就編者來說,想要來篇文青風格,隨時可以信手捻來,不費吹灰之力,因為總覺得時下的文青風已遭到氾濫使用,不是很假掰,不然就是發廢文,只需雕琢幾句,舞文弄詞,不著邊際,甚至不知所云,就具備八成相似度了,但若要真正有文學性的作品,除了有實際的情節外,對於細緻度的刻劃、真實性的感觸則得併行兼具,還有最重要是不矯情、不造作,流露的是本色,完全的內心對照。

  像這樣的說明,如果還不能心領神會、貫通任督,看那歷朝古文,也可窺得一二,尤其被罷黜的使節官吏或不得志的騷人墨客,總在瘴癘的偏鄉、荒野的山林,寫出動人、亙古的奇文,切身的情境與遭逢的變故,絕對比宮闈內的酒酣耳熱、交際應酬來得有感觸,惟這也怪不得人性使然,錦上總不虞有人添花,但有誰會冒雪到寒窗送炭呢?孤獨、孑然果然還是文思泉湧最佳的催化劑。

  於是有人就問起編者,「你文筆如此好,難道也是懷才不遇?」聽到這類疑問,還真的有點尷尬,什麼是懷才不遇?什麼又是志得意滿?其實因人而異,即使范仲淹有先天下之憂患意識,也懂得「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陶淵明的「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不也是一副泰然自若,與世逍遙,所以看起來文人雅士恐怕不單詩詞歌賦很拿手,懂得自得其樂或逞強掩飾或安貧樂道,堅韌之心不遜習武勇士,編者倒是十分坦誠,工作所逼,時間一到,文章自然而然就問世了,所以常常諷己是無中生有的製造業。
 
  本期通訊封面故事是糖廠的環教與文創,似乎跟上述的內容與本文標題完全不吻合,其實標題只是在標示一個具有文藝象徵的詞彙,時令在炎熱的季節,又逢梅雨綿延未歇,端午裹粽已可處處聞香,這難道不構成為賦填詞的好題材嗎?只是編者有時糊塗,有時愚鈍,總想在夏日陽光最耀眼、人類活動力最強的時光中,給糖廠機會,不單是環教有寓意,文創富靈動,其實還有甜蜜的記憶,尤其熱到深處有怨尤,一枝冰棒好優遊,甜在心更勝問君是與否,不勞編者寫東寫西強說愁。
 
  本期好文還有廉政文物展,未能一睹現場者,可借本訊一隅,彷彿親臨看到糖的歷史與鑿痕;另外臺灣7月將自口蹄疫疫區除名,卻對非洲豬瘟如臨大敵,豬場的生態是怎樣,一個小人物的日常,或許可以給我們更多的想像;還有沉寂一陣的Sugar Walker,本期又有新作,等待幸福,可千萬別遺忘在角落,看月升日沒,繁星閃爍,想必別有滋味,走過、路過就是不要錯過。
封面故事 環教X文創X甜蜜蜜
編輯室報告
專題報導
糖情Outlook
業務特寫
專欄
繽紛生活
  • 買東西
  • 找據點
  • 會員區
  • 住台糖
  • 更多社群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