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4月號 2020 Apr
封面故事-我的初登場-<正能量心法>我得越過那檻—在豬場的故事
大貓

我是個臺大畢業卻不學無術的獸醫師,臨床、學術與公務三大領域姑且也是走了一遭,舉凡小動物、水產、家禽、病理、流行病、食品、藥物甚至是鮮為人知的屍體處理, 都曾經是我的業務範疇。經歷過動物醫院、P3 實驗室、收容所、地方防疫機關、食品藥物管理署與畜產試驗所,我的專業就如同獸醫一樣是個雜學旁支的職業,但只要思維圍繞著預防、診斷、治療、撲殺與病理的邏輯就能應對得宜。
 
雖說人之無志如船隻無舵,工作本身就是最好的生活體驗,讓我在執業中不斷探求內心渴望的生活型態,直到年過30 才有了些許眉目,持續在工作中勾勒未來的輪廓,二度考取經濟部特考給了我再次思考的機會, 於108 年毅然決然放下了人人稱羨的公家鐵飯碗;進到台糖公司,年近四旬再次成為新人,同時也面對每個月薪水少掉兩萬餘元的現實衝擊,為了擘劃實現農場的理想與生活在其中的家人們,我需要全方位的經營知識與理念。
 
雖身經百戰 初到豬場仍震撼
因先前初任公職是在臺南市動物防疫保護處服務,對於豬場並不陌生。然而,到鹿草畜殖場報到時,仍被兩萬頭的豬場規模震撼到,場區以南北走向的中央車道分為東西對稱的兩區,車道旁盡是排列整齊、高聳的飼料桶;東西走向的畜舍、人豬行進的中央走道居中貫穿,飼養區呈現「丰」字型;畜舍內兩側各兩百頭的夾欄,豬媽媽們的尖叫讓人內心激盪、有著巨星般禮遇的錯覺。
 
分派岸內場 修繕是日常
結束總管理處新訓與農牧學院的概念式教學,正式在鹿草場工作後不到兩週,五月一過就被畜殖事業部生產組以支援名義調往義竹鄉的岸內場。映入眼簾的是路旁歪斜的圍籬、草地上散落損壞的設備與垃圾,所謂的畜舍是兩排夾欄上搭著鐵皮屋頂,僅能遮雨無法擋風。時序正值梅雨季又適逢五月底的環保稽查,場方將原本直接排入農場的廢水口堵死,改善期限的迫近導致工程急就章地進行,原本立意良善的地下污水管路,不僅草率地使用了無法對接的水泥涵管,更沒先行鋪設管路地基,涵管與陰井的下陷導致排水不慎與大量滲漏,泥水的湧入與淤積讓排水系統在短時間內報廢,牧場全面積水, 讓我有時分不清場裡養的到底是豬還是水豚君?
 
岸內場因年代久遠,可看出分次建設的痕跡,車輛與人豬動線混亂且交錯,畜舍較小且分佈零散,且因畜舍規格差距,導致管理方式無法一致,又得因應飽和飼養的要求, 故緩衝欄舍明顯不足;配種段每週待配轉前期、前期轉後期、後期上分娩舍,扣除3 日的配種高峰,時程上竟有一半的時間需要進行人力密集的趕豬轉期,每次長達500 公尺的迂迴曲折對有孕在身的豬媽媽們是很大的流產緊迫;岸內場的硬體設備極其破舊,排水不易與供水系統多處漏水造成地面潮濕、柵欄與鑄鐵板的腐朽、磚瓦剝落、樑柱斷裂等種種,豬隻與人常滑倒、卡住而肢體受創,最後必須淘汰的狀況屢見不鮮,相較於鹿草場的整場規劃,岸內場的環境相對不安全許多。
 
生死情節也是每日必然
身為畜牧獸醫技術師,在岸內場支援代理配種段領班,管領約700 頭母豬,每週固定進行採精稀釋、巡視發情、人工授精、疫苗注射、超音波測孕等,臨時性業務包含生病、空胎、流產及移動困難豬隻的安置,年老更新與狀況不佳豬隻的淘汰判斷、新女豬及新公豬的引進時間點等衍生的醫療措施不勝枚舉,偶爾有豬隻死亡皆須以人力拖放至棟舍外,動輒兩三百公斤的重量往往直接讓我與助理當天的勞動力歸零。
 
正能量心法
其實心中最不捨的是豬媽媽們,為台糖奉獻一生,無奈卻只能生活在充滿威脅的環境中,現階段我能做的只有每天看看、摸摸牠們,把搔搔癢當作提高環境豐富度,但可悲的是始終無法拉近之間的距離,因為豬隻比狗貓聰明,平均一季一次疫苗免疫的疼痛恐懼總能輕易摧毀我們的友情,但我會持續努力,因為在我的觀察中牠們就是令人疼惜的溫柔巨獸,不到極度緊迫狀態也不會輕易發動攻擊。

看到了那檻 努力跨過它
套句美聲歌王林志炫說的名言「已經看到了檻,那唯一要做的就是跨過它。」既然公司因改建計畫對於本場的困境無法伸手救援,場長與股長遂提出將本場改為種豬場的概念,將懷孕母豬優先移到原先肥育肉豬的高床,縮短泡水的時間,雖然群養會有打架、搶食的機會,但我們預期利用低密度飼養來降低,足夠的活動空間亦可將分娩時難產的風險降低。
 
與豬相處越久越喜歡這個物種,在互動過程中豬隻表現害怕與恐懼居多,但隨著嘗試摸摸鼻子等接觸,心中似乎也能體會到豬的喜悅,被療癒的不只牠們,也有對現狀無力的我。在豬場幾乎天天面對生死的抉擇,比如用盡全力把被夾欄卡住的豬弄出來,甫去提水給牠喝,再見時已度過此生,心中頓時感觸「閻王要你三更走,誰敢留人到五更。」如果場裡的夾欄有定期汰舊換新,牠就不會卡住?又或許我不把牠弄出來,是否現在還在世? 
 
累積影響力 滴水能穿石
苦難中也有展現生命光輝的時候,不明原因發燒病到難以起身、意識模糊的豬哥,當旁人都說放棄的時候,在我持續給藥醫治兩週後,居然奇蹟似地逐漸康復,雖然大病一場脫落的毛髮無法再長出,取而代之的是親近與信任,讓人難以相信是豬場裡最有兇性的豬哥,這或許就是動物的感恩吧!
 
如何讓職業安全、環境安全從流於形式的講習,到實際營造友善的工作環境,值得好好深思。營造友善畜牧場,不只著重在動物, 還有人,甚至說人才是畜牧場的主體,不是英國小說家歐威爾所寫的動物農莊,靠著口號讓人相信台糖不需要改變,仍能像幾十年前一樣,佔有養豬領域執牛耳的地位;而是像美國作家懷特寫的兒童文學夏綠蒂的網, 憑藉著高層與現場人員的互相理解、為彼此付出,如同人字兩隻腳,一起才能跨過艱難的檻。
 
沒有完美的場,但可以一點一滴的發揮影響力,有時努力不見得會讓人看見,但長期的積累絕對是一股巨大的能量,期許自己不要忘記持續改善的初衷,也希望台糖一直是我心中的暖心企業。
 
與豬豬的互動與豬豬的互動
 
編輯室報告
封面故事-我的初登場
糖情outlook
專題報導
專欄
資訊補給站
繽紛生活
  • 買東西
  • 找據點
  • 會員區
  • 住台糖
  • 更多社群分享